25
2018
10

武汉夜生活跟踪报道西安的历史,超乎你的想象

          大多数的供应品都落在红军手里,他们就在延安城外开了一个市场,将食物卖回给城里被困的居民。连张学良自己的外国驾驶员,因怕机关枪的高射,也有点胆怯起来,有一个美国人竟因此而辞职。后来我在西安府看见少帅的漂亮的波音式私人座机满身都是弹孔,我对那飞行员深表同情。红军对延安①的长期包围,是在我到达那里以前几个星期才解除的,但是从居民的面有菜色,从店铺里的货架空空如也或者店门紧闭,还可以明显地看到围城的迹象。食品极少价格高昂。可以买到的那
25
2018
10

西安要塞的历史,曾经的辉煌不应该被埋没!

               连最富有的地主,也往往在山上挖洞为家。有些是有好几间屋子的大宅,设备和装饰华丽,石铺的地板,高敞的居室,光线从墙上的纸窗透进室内,墙上还开有坚固的黑漆大门。在那辆颠簸的卡车里,一位年轻的东北军军官坐在我身旁在离洛川不远的地方,他将那样一个“窑洞村”指给我看。那地方离汽车路只有一英里左右,中间只隔着一个深谷。“他们是军,”他向我透露说,“几个星期以前,我们派队人到那里去买小米,村子里的人一
25
2018
10

武汉夜生活网通过红色的大门,探秘西安

              我们在黎明之前离开西安府,那一度是“金城汤池”的高大的木头城门在我们的军事通行证魔力前面霍地打开了,拖着门上的链条铛铛作响。在熹微的晨光中,军用大卡车隆隆驶过飞机场,当时每天都有飞机从那个机场起飞,到红军防线上空对于一个中国旅客来说,在这条从西安府北去的大道上,去侦察和轰炸。每走一里路都会勾起他对本民族丰富多彩的绚烂历史的回忆。中国最近发生的历史性变化—共产主义运动,竟然选择在这个地方来决定中国的命
24
2018
10

武汉夜生活网提出重新开始理论,我们哪里出错了……

从此以后,当他们会模拟天体测量星宿时,他们如何支配这宏伟的架构,如何建造、拆除、设计来保留那原来的模样,如何用中心圆和非中心圆以及四处分散的圆和本轮,天体中的天体来圈住这个天球。  ----约翰·弥尔顿,《失乐园》用不着天气模型,你就知道风会往哪边吹。  ----仿鲍勃·迪伦火山之下       2004年的秋天,所有的目光,连同大量的高度敏感的科学仪器,都集中在喀斯喀特山脉的圣海伦斯火山。早在1980年5月,圣海伦斯火山就曾经历过一次

24
2018
10

生命要有光,第谷·布拉赫和模型缔造者

德尔斐的先知们离群而行,小心翼翼竖起双耳,感知神秘的声音,这些传达秘密的先知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将天机泄露在第谷·布拉赫的作品中?先知们如今已长眠不语;神谕远离大地,去吧!德尔斐的人们,在他方把神衹追寻! 

23
2018
10

武汉夜生活网专访泰勒斯,讨论一下哲学之源,让我们认识世间万物的灵感

人们常说苏格拉底是西方第一位哲学家,其实这种说法并不准确。本篇介绍的这位才是西方第一位哲学家,他叫泰勒斯。传说在达马西亚做雅典执政官的时候,泰勒斯第一个得到“贤者”之名。西方的史书一般把泰勒斯称为希腊“七贤”之一。公元3世纪哲学史家第欧根尼·拉尔修的著作《名哲言行录》( The Lives and Opinions of Eminent Philosophers)记载说,泰勒斯死得很幸福是高寿而终。传说那一天是节日,他正在观看一

23
2018
10

武汉夜生活网专访赫西俄德,讨论历史的退化论

我们的主人公是一位神话学家,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爱好神话的人,在某种意义上便是喜欢智慧的人,即哲学家。”神话学家在告诉人们各种新奇故事的同时,也启迪人们从事哲学上的思考。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西方一些学者常常把赫西俄德视为第一位前苏格拉底哲学家。

23
2018
10

人性的曙光,高端采访前苏格兰荷马的对话,武汉夜生活网全程跟踪

众多民族流传重今的诗词文化,很多宣泄的是失恋之后的痛楚,或是官场失意后的沮丧。—些所谓有点境界的诗词,往往不过是些针砭时弊的暗讽隐喻,或者是对统治者抒发出的一些不痛不痒的牢骚。而荷马的史诗,在叙述一个又一个精彩故事的同时,也在进行着关于宇宙、自然、神灵与人类关系的哲学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