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2018
10

她才用米拉日巴的名义——我的儿子大了,要结婚了—重新要回财产。

             想收回财产管理权。”这时他大爷和姑妈跳起来,说:“哪有这回事?这房子和土地、牲口是我们借给你们的,你丈夫死后,我们养活你们母子那么多年,现在还想要土地、财产?什么遗嘱,拿来我们看看。”遗嘱一拿到手里,他们“嚀啤啤”就撕掉了,还拿袖子“啪啪啪”打米拉日巴的母亲。他母亲大哭大闹,可是没有人敢说话,他舅舅上来扶住妹妹说:“不要哭了,再商量吧。”为什么米拉日巴的母亲丧失了继承权这里有一个问题,米拉日巴家的财产应该是夫死妻继,为什么他的父亲死后这个权利消失了?他的太太是第一继承人呀!为什么无权继承?廓诺·迅鲁伯写的《青史》(deb- ther-sngon-po)—西藏很著名的一本历史书—有个交代。

u=3213236622,2582813810&fm=26&gp=0.jpg

             它说,米拉日巴的父亲死后,他大爷提出来让她母亲转房,他母亲那时很年轻,大概三十多一点,转房,就是说妇女是财产,她嫁到家族里来,她丈夫死后,就得依家族安排再转给另外一个男性。让她转房给他大爷的儿子,被米拉日巴的母亲拒绝了。转房是它的风俗啊,你拒绝这个风俗就是破坏这个风俗,破坏这个风俗在当时就叫伤风败俗。所以他的母亲从此就失去了财产继承的权利,只好听他大爷和姑妈的摆布。直到米拉日巴成年了,她才用米拉日巴的名义——我的儿子大了,要结婚了—重新要回财产。

             因为当时西藏已没有行政领导,只能靠约定俗成的村子里的公共裁判。母亲让米拉日巴学密咒他母亲无力索回财产,哭得差点死过去了,于是就让米拉日巴去念书,当时念书就是念经,学点本领,不要再受气了。他母亲准备一点钱,他就跟着喇嘛去学经。有一户人家结婚,他跟着师父去喝酒,师傅说你把人家送给

             我的粮食扛回我家里去。他回去师傅家的路上,要经过自己的家。他一路走,一路想着宴会的场面,因为又喝了两杯,想着想着就高兴地唱起来了,在路上手舞足蹈。他母亲正在楼上炒青稞,想:这不是我的儿子吧,悲伤的人哪有这种欢乐的歌声?再一听,果然是儿子。她推开窗子看见儿子背着口袋,一路悠悠荡荡唱过来啦。他母亲就从楼梯上跳下来,一手拿着拨火棍,一手拿着炒青稞的炒勺,劈头盖脸地打了他一顿。

             米拉日巴正高兴的时候,忽然被母亲打了一顿,不明白怎么回事。他母亲说:“家里受这样的苦,你还高兴地唱歌。”米拉日巴很后悔,发誓要让他母亲满意。他母亲就让米日巴拉去学法报复仇人,让米拉日巴学密咒—“阿”( sngags),汉文把它翻译成“黑咒”,米拉日巴就答应了。他从后藏到拉萨去时,他母亲将剩下的粮食换成染料、糖、一匹马,让他在路上等同伴,等到了从阿里来的七个人,米拉日巴就跟着他们一起结伴

走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