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018
11

人、宇宙、今生和来生的关系,觉悟了这些大道理,因此这个人一释迦牟尼是觉悟者

          峡《菩提道灯论》的基础上扩展、加深,提出具体修行的经典和方法,写出《菩提道次第广论》。印度的一些主要经典被翻为藏文后,他根据这些经典的经义,结合自己的体会,吸收前人的成果而著成此书。菩提( Bodhi),“得到解脱”之义,来自梵文。藏语是一种不易渗透的语言,不喜欢音译,实在不得已才音译。菩提,藏语译为“ byangchub意思是“一步一步走向解脱”,菩提道就是解脱的道路,第一个台阶,第二个台阶,逐步攀登上解脱的道路。学习藏文后能更好地理解佛经很多佛经中的汉语音译词,学习了藏文之后,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比如:“佛( Buddha)”,汉语的音译大概是魏晋南北朝前、汉代时出现的,梵文原文很难用一个或两个汉字说清楚,因此就采取音译,长期的流传中称为“佛陀”。

W020181101309961913553.jpg

          按照汉语音韵史的说法,古无轻唇音,唐代或唐代以前,汉语似乎没有“f”这个音,藏语中至今仍然没有“f”这个音,例如现在的藏族老百姓,叫飞机为“Pei”,副“ Puzhuxi”。古代汉语也没有这个音。学过语言学就知道:汉语和藏语相近。为什么叫汉藏语系?因为是有亲属关系的,汉语和藏语发展的历史走的是同一条路,原来更古老的共同汉藏语可能是一个语言分开的。7世纪或者更早,佛教传入藏区,藏人对“佛”这个字,不用音译,用意译,翻译成“sang- rgyas”,意思是“觉 悟”,也可以是动词:“已觉悟了”。佛就是觉悟了的人,觉悟了人生的根本道路,觉悟了人、宇宙、今生和来生的关系,觉悟了这些大道理,因此这个人一释迦牟尼是觉悟者。

          藏族学佛教可能比汉族容易,因为藏文对佛教术语基本上采取了意译的方法。再如“菩萨”,从语言上考察,汉族翻译家当时音译成“菩提萨壎”,简化成“菩萨”;藏语是“ byang-chub- sems-dpay”,意思是“心中证得菩提之人”,“有觉悟而断绝思想上烦恼的人”。我们现在把菩萨认作偶像,在寺庙里供着,有觉悟、以身体贯彻了佛的意志的人就可以称作菩萨。按照人间佛教的观点,为佛教和人间做了大贡献的人都可以称为菩萨sems”,思想;“dpav”,英雄。不但有觉悟,还能斩断思想上的烦恼和障碍——贪、嗔、痴,能够彻底消除这“三毒”的勇敢的英雄,有这样的觉悟的人,就可以叫做菩萨。从藏文意译,我们大致可以了解这样一些意思。所以藏族学佛教较容易理解其涵义,归功于当时译经多为意译,使得佛教在藏族群众中更容易普及、深入人心。宗喀巴认为要显密兼修宗喀巴大师除了《菩提道次第广论》以外,还有一系列著作。

         关于唯识、中观,他都有自己的见解,还写了一些入门书,让普通人也能进入佛学的殿堂,因此来投奔他的人很多。《菩提道次第广论》之外,他又写了《密宗道次第广论》。西藏各个宗派都学习密法,但是没有密宗,不像汉传佛教,有禅宗、天台宗、密宗等。宗喀巴大师认为显学修到一定程度后,就可以进入密学的学习。佛学分显学和密学两部分,显学,藏文叫“mdo”,可以通过经典来学习;密学,“ sngags”,也有“咒语”的意思,即用一定的咒语、一定的手势、身体符号,心里想着本尊,三密合就可以达到成就的目的。宗喀巴大师提出,一个出家人要想有成就,必须显密兼修,但要先显后密,先学经典,《阿弥陀经》、《金刚经》、《妙法莲华经》等各种经典要熟读、吃透,在此基础上再学密学。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