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2018
11

教育青年人向哪里去?为社会培养什么人?社会经济会发生什么情况?

              某人是秀才,某某人是举人,这些人都是纳西族。为了考试,就有学校,古代就有,最开始是启蒙学校,接下来是书院性质的学校,还有私学。有的是公立学校,官方给钱。杨联陞先生曾撰文谈到考生进京参加会试,政府给他多少补贴。他做了一次调查统计,有详细的数字,说明当时参加考试是受到政府支持的。

             藏区独特的教学制度—佛教经院教育直到20世纪30年代,藏区仍没有进入主流社会的教学体系,它有个独特的教学制度—佛教经院教育。寺庙是教育的场所,高僧是当然的老师,教学的内容是佛学和相关的一些学科。寺庙培养什么人?他的出路如何?这牵动到整个社会,因为教育制度和社会是互动的。藏族同志可以回顾一下当时人往哪儿走?目标是什么?

现在藏区不同了。

W020181103020077628710.png

             1951年后,西藏自治区建立了新的教育制度,其他藏区包括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地的藏区新式学校设得比较早些,有一些人受到新的教育,有了新知识,到全国各地去读书.那时藏区的青年在成都读书的不少,与原来传统的经学教育就不同,是新的发展。拿现在说吧,比如在西藏自治区有西藏大学,许多科目都和川大一样,当然因为成立晚,规模小,师资力量、教学设置等都无法和内地大学比,但毕竟是有了。此外还有农牧学院、民族学院、医学院等。这是全新的、新时代的教育模式。可以与经院教育比较一下,如果不带任何偏见,原来的寺庙经院教育,它要教育青年人向哪里去?为社会培养什么人?社会经济会发生什么情况?

             今天侧重介绍一下传统的教育,然后进行一些对比。首先说经院教育,大的寺庙就是大的佛教学校,很多西方学者和海外藏人就将寺庙当成大学,但学科就只有佛学或与佛学相关的学问。经院教育的教学体系:扎仓一康村一米村这个体系是什么时候形成的,什么时候制度化的?我认为,过去藏区家庭中也有人学习识字,有家庭教育,或者师徒相传,假若没有这个传统,文化早就中断了。但作为一个学校、一个体系,是从宗喀巴大师开始的。他创立了格鲁派。

           格鲁派形成过程中新建了几所规模大、佛学体系完整的寺庙,寺庙内部有几个扎仓( grwa-tshang),扎仓相当于大学下的学院,扎仓下设有康村( khams-tshan,意为“按地域划分的组织”),相当于系,康村下有米村( mi-tshan,即僧人小组),康村和米村按地区分。进入寺庙,寺庙提供宿舍,叫扎厦,即僧寮(这个词日本人全沿用了,写出来一样,读音不同,日本有十五所佛教大学,是他们的教育体系,学生住的地方就叫寮)。僧将同一地区的人安排在一起,不同地区结成不同的米村或康村。如哲蚌寺的嘉绒康村,嘉绒是位于四川阿坝自治州和甘孜自治州之间、主体在阿坝自治州,以马尔康为中心的附近几个县,说的是同一种方言,有学者认为是事。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