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2018
11

“他空见”,他曾写了《印度佛教史》,记载玄奘法师之后的印度佛教史

            北京版藏文《大藏经》,又名嵩祝寺版。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据西藏夏鲁寺写本在北京嵩祝寺刊刻,先刻了《甘珠尔》,雍正二年(124年)续刻了《丹珠尔》。早期印本大部为朱印,也称赤字版,是清王室官本,刻造、装帧很精良,版型较一般藏经大,每幅夹扉画均为手工绘制。这部刻经后来流失到国外,后由日本大谷大学多田等观主持,于20世纪50年代影印出版了北京版《甘珠尔》、《丹珠尔》全藏,印成一百五十一册方册本,并加入宗喀巴、克珠杰、根敦珠巴师徒三人的著作,即“师徒三人集”,共一百六十六函,现称“方册本”。但中国出的藏文《大藏经》未收人本土人士的著作(仅有一百五十一册)。我们现在用得比较多的就是多田观主持印的这个版,目录做得很好,刻印精良。

W020181020582402670927.jpg

             后来还有乌兰巴托版。乌兰巴托有一个很有名的活佛即哲布尊丹巴,蒙古人接受了藏传佛教后,逐步接受了活佛转世制度。哲布尊丹巴是多罗那他的转世。多罗那他是觉囊派祖师,哲学见解和五世达赖相对立,主张“他空见”,他曾写了《印度佛教史》,记载玄奘法师之后的印度佛教史。

            传说他后来离开西藏去蒙古,在那里圆寂转世,由他传出的哲布尊丹巴活佛体系后来改宗格鲁派,成为与达赖、班禅、章嘉并称的四大活佛体系之一。另有拉萨版,是在布达拉宫下面的雪域印经院印成的。日本的河口慧海13世纪,噶当派的法师菊木登日惹( bcom-ldan rig-ral,世尊智剑)和卫巴洛赛( dbus-pa-blo-gsal),他们两位合作在那塘寺收集各地佛经的写本,编辑《甘珠尔》和《丹珠尔》,;后来布顿仁波切编辑了一个《丹珠尔目录》,附在其所著《佛教史大宝藏论》中。

          但更重要、更规范化的写本,是由蔡巴万户长主持编成的《蔡巴甘珠尔》。布顿仁波切校订完成这部《大藏经》后,请至北京民族文化宫的地下图书室专建恒温室保管,后专机运回拉萨,保存在西藏图书馆。后来的那塘版、卓尼版都是据此复刻的。藏文《大藏经》的第一个刻本藏文《大藏经》的第一个刻本是明朝永乐九年在南京刻成的,永乐五年将得银协巴请到南京,举行一个大法会,然后就请他主持藏文《大藏经》的修刻,该刻本为铜版蚀刻、朱印,是永乐皇帝为了超度徐妃而刻的。

          明王朝曾送一套给大慈法王释迦也失,法王将其运回色拉寺,并专门修了甘珠尔拉康(拉康,藏语“ ha-khang”的音译,意为“神殿”)。万历皇帝为了庆祝他母亲的大寿,刻了第二个刻本,即万历版藏文《大藏经》第三个刻本是在藏区的中甸—其实是在丽江刻的,请红帽派的噶玛巴却英多吉主持修刻的。这个版后来被蒙古王固始汗抢到了理塘,这就是理塘版。以后还有德格版等很多刻本。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