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2018
11

武汉夜生活在牧区有些人还留恋共妻制,说这有利于家族团结

          逃跑是要被抓的。管理“宗”和“谿卡”的,要僧俗并用,俗人就是贵族,世袭的贵族,但可能他的文化程度不行,相应地就在政教合一政体里补救,就让有知识有文化的出家人来补救这种情况。这个出家人在寺庙里学习过,经过考试,可能在某一级,或者有个格西学位,受人尊敬,到宗或谿卡里来担任僧官,这样的僧官可能比贵族更受欢迎。政教合一政体,在封建农奴制度下是一个演进,这就是经院教育建立的基础。经院教育是在15、16世纪,或更晚一些时候确立的。几所大的寺庙如甘丹寺、色拉寺、哲蚌寺、扎什伦布寺等逐渐形成中心教育场所,形成自己的体系。

W020180928322495899669.png

         寺庙的招生不仅仅限于拉萨、日喀则等大城市,也有很多农村来的人,特别是农村的富裕农户,这样吸收的人比较广泛。一般的穷人很难脱离生产到寺庙里来,虽有个别是逃亡的农奴、奴隶跑到寺庙躲差,但一旦被主人发现还是要被抓回去的,寺庙也无法保护逃亡的农奴。

          从农村来的人往往是农村里比较富裕的家族。藏族社会分成两大类:类是农奴主阶级或他的代理人。一类是劳动者,主要是差巴,即支差的人亡户租用农奴主土地的人,再下来是“堆穷”,即烟火小户人家,往往是逃或者从差巴里分出来的。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为了家庭团结,为了经济利益完整,集中成一户,不分家,一个女主人主持家务。现在几乎不存在了,听说最近有点回潮,在牧区有些人还留恋共妻制,说这有利于家族团结。

          摆脱贫困的唯一机会:进庙经院教育制度的产生与这些也有密切关系,一些为了摆脱家庭贫困状态,希望到寺庙里寻求发展以摆脱贫民状态的人,要进一步升到社会更高一级的地位,唯一的机会只有“进庙”。较为富裕的差巴家庭就在几弟兄中选取一个聪明的、能读书的人进寺庙,给寺庙里修间房子,在寺里保持他家庭的一间房,每次派一个人来,都住在这间房里。由于寺庙里只供茶,在寺庙学习的人就要两三个月回一趟家取粮食,同时参加家庭的农业劳动这一点说明藏族的寺庙、出家人和社会有密切的关系。因为这些人了解寺庙的情况,回到农村,从农村又带来新信息回到寺庙,经济上没有隔断家庭的支持,还有家庭对他的期望。

          这和汉地完全不同,汉地出家人无家,家是火宅,不能回去,而且连原来的姓也没有了,那姓什么?出家人姓释,取一个法名,和原来的家庭毫无关系,并且基本上不允许、也不可能和家庭发生联系。这和藏区对宗教的态度是不一样的,藏族社会的寺庙和若干家庭保持千丝万缕的联系,从家庭带来社会信息到寺庙,也将从寺庙里学习的知识带回农村,这是僧人的作用。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