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2018
11

唐或晋时,佛教是经过新内地传播的,许多佛教大师是新疆人

          族入关建立清朝以后曾大力推广。满族利用皇帝的权威征集了一些佛教学者来翻译佛经,满文《大藏经》的《甘珠尔》、《丹珠尔》都是从藏文翻译的,因为少数民族间的文字比较接近,翻译起来方便一些,这是有利的条件。满文《大藏经》受到朝廷的支持,有特别豪华的刻本,西藏布达拉宫七世达赖灵塔殿中供养着一部满文《大藏经》,朱字印制,封面用硬木刻成,金条镶边,玛瑙、珍珠点缀,是康熙和雍正时送给七世达赖喇嘛的。

W020180510378556808676.jpg

           原先在承德有一部完整的,日本1931年占领东北后,有识之土担心日本占领热河后满文《大藏经》将无法保存,当时在北平图书馆工作的于道泉教授主动请缨,到承德调查情况,想将它运回,但热河很快就沦陷了,大家都担心僧的安全,后来他转道山西回到北京。那一部满文《大藏经》却被日本人运到东京据为己有。二战将结束时,东京受到盟军飞机轰炸毁坏,大家哀叹满文《大藏经》从此绝迹了。然而后来在布达拉宫见到了一部,又在故宫发现了两部满文《大藏经》。

          此外,还有部分少数民族古文字的佛经翻译。新疆古代回鹘人当时建立起的一些小邦都是信仰佛教的,现在在新疆可以看到吐鲁番千佛洞克孜尔千佛洞等很多佛教遗址,说明在隋、唐或晋时,佛教是经过新内地传播的,许多佛教大师是新疆人。

          有回鹘文、于圆文的部分佛经,这些文字的样品曾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中国少数民族古文字展览、其继参的还有东巴文、古代弗文等若干少数民族古文字,还有文的佛经,西双版纳和德宏地区盛行南传佛教,此地有一些从泰国等地传人的小乘经典,如《清净道论》我们学习佛教思想史的人不能忘记,中国是多民族的国家,多元文化中佛教是经过多民族引进的,长期以来许多民族分别接受了佛教,并翻译了佛经.其中最成系统的是汉文《大藏经》和藏文《大藏经》。

          二分法:藏文《大藏经》汉文《大藏经》与藏文《大藏经》的区别藏文《大藏经》与汉文《大藏经》都是佛教经典,但也有不同之处汉文《大藏经》中除了有翻译的佛教经典,还有一部分中国人自己创作的佛教作品、解释、辩论等,都加了进来,叫做“此土撰述”。藏文《大藏经》的体系和汉文的不一样。藏文《大藏经》分为《甘珠尔》( (bkav-vgyur)和《丹珠尔》(bsan; vgyur)两部分,其中《甘珠尔是指佛亲口所讲,并由弟子们回忆汇集而成的,佛经中有“如是我闻”体的即属此类。其中“甘”(bkav)是“说、言教”的敬语,在藏语中对佛、尊长等常用敬语,敬语的保存不一定是阶级差别、而是尊敬、礼貌、这种情况在汉语中也有。“珠尔”( vgyur)就是“翻译”,就是“变”的意恩,也就是变印度梵文为西藏文字。《甘珠尔》也称“ bkav-vsyar-ro-coy。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