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2018
10

武汉夜生活网提出重新开始理论,我们哪里出错了……

从此以后,当他们会模拟天体

测量星宿时,他们如何支配

这宏伟的架构,如何建造、拆除、设计

来保留那原来的模样,如何用中心圆和非中心圆

以及四处分散的圆和本轮,天体中的天体

来圈住这个天球。

  ----约翰·弥尔顿,《失乐园》

用不着天气模型,你就知道风会往哪边吹。

  ----仿鲍勃·迪伦


火山之下

       2004年的秋天,所有的目光,连同大量的高度敏感的科学仪器,都集中在喀斯喀特山脉的圣海伦斯火山。早在1980年5月,圣海伦斯火山就曾经历过一次里氏5.1级的地震。这次地震引发了大规模的火山爆发,以及有历史记载以来地球上最大的山崩。气体与火山灰不到15分钟就冲上了25公里的高空。大约5亿吨粉灰烬被送入大气中,数百英里遮天蔽日;两个星期内,火山灰喷发得到处都是。57人在爆发中丧生,有的人驾车时速达到了150公里,才勉强逃出死神的阴影。现在,这座火山看来要再次喷发。地面经受了一系列的小型地震、偶然喷发炽热的火山灰流一这是又一次大喷发的序幕,还是转

瞬即逝的短暂过程?

       圣海伦斯火山是太平洋火圈的一部分。太平洋火圈是一个由火山和断层组成的网络,它沿太平洋形成一个圈,作为地质板块边缘的标志。这些地质板块互相挤压和削切,但因为摩擦力的存在,所以相互之间得以保持平衡。任何细小的滑坡或者震颤都将改变这种平衡,将熔岩挤上地球表面。圣海伦斯火山将熔岩挤压进一个6公里宽的空间。高温和压力使岩石碎裂,地下水和流动的冰在火山口受热形成蒸汽、推起熔岩穹丘。熔岩穹丘是一层冷岩浆,就像是一瓶香槟中塞着的软木塞。

        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在火山附近安营扎寨,监测其活动。大批小型飞机在空中盘旋,随机携带能够探测气体运动的仪器,用于检测岩浆是否上升。全球定位仪器和测震仪记录下每分钟的运动和震动,靠近火山口的扩音器监听着任何活动的迹象。

       如果有什么事情比这座山的监测和记录还更密集,那就是面对每晚最新消息时科学家的思索。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都想要知道一个问题的答案,那就是:火山什么时候会喷发?答案总是像秘密一样,被小心谨慎地保守,绝不外泄。火山可能会经历一次大规模的喷发,但看起来又不像。最有可能的是一次小型的喷发。或许它可能现在就停止活动,回复到休眠状态,再沉默百年。

       最后,什么都没有发生。火山平静下来。外国记者纷纷返回本国。华盛顿州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上,太平洋火圈似乎熄灭了一直到2004年12月26日,太平洋火圈再次咆哮着复活,但这次并不是在华盛顿的火山喷发,而是在世界另一头发生的次强烈的地震。

       在苏门答腊岛的西海岸发生了里氏9.0级的海底地震,起因是印度洋板块下沉至细甸板块之下,造成深超过10米、长达1000公里的海底悬崖。骤然的地壳运动引发了海啸,海啸形成的巨浪以900公里的时速横穿海洋扑向印度尼西亚、泰国、印度和斯里兰卡的海滩。当海啸逼近海岸、冲击陆地前,速度稍微减缓,但浪高却迅速抬升了数米。海浪以摧枯拉朽之势袭击了海滩、村庄和城里的人们。在这次灾害中,死亡人数接近25万,成为历史上最严重的自然灾害之一。

       没有任何一名记者预计到此事,也没有任何测量潮汐的仪器或浮标给予预警。然而,此前的地震全世界都已感知到,而且在地震发生的15分钟内,科学家已通知多个国家(包括泰国和印度尼西亚),危险的巨浪可能会产生;但是,因为这样的警告往往被当作虚假警报,这次的正确信息也未被采纳。正如一位教授所说:“我们一致认为,印度洋还是可以避免发生那样的海啸的。


地震预测
     
 漂浮在地球熔火之核上的大块岩石滑落、移动,就造成了地震。20世纪60年代人们第一次认识了板块构造的理论机制,它引领了地震预测一个乐观时代的到来。人们花费了数十亿美元用于这些研究项目。日本发现自己处于三个板块的交叉点之上,30年间耗费了1600亿日元,用于研究地震预测。理论研究中充斥着地震前会有一些可预测的模式或者地震前会出现可靠的前兆这一类观点。
       不幸的是,研究收效甚微。地震,就像2005年10月袭击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克什米尔地区的那次一样,在今天仍旧与30年前一样难以预测。人们仍然无法确定地震的先兆,大多数研究项目草草收场。
       问题是,地震代表了处于平衡的两种对抗力的转换:一种是将一个板块向另一个板块挤压的动力,另一种则是抵制这种运动的摩擦力。张力并不是以一种平稳持续的方式释放,而是时断时续,这样就产生了震动或者地震的感觉。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和金融市场的崩溃相似,买卖双方之间的平衡发生了突然的变化,就导致了经济崩溃。就像金融危机,地震在不可预测的时段发生,其规模往往遵循幂律分布:小规模地震很多,但大地震数量有限。

虽然地震的时间无法预测,但是可以通过地壳板块的位置,预测地震最可能发生的位置。工程师还可以计算出人造建筑在地震中的反应,从而设计出危险地区的建筑规范。但是,他们的建议是否被听取则是另外一个问题—一在北加利福尼亚州的大部分地区,人们对他们的意见常常置若罔闻,而该州就位于圣安德烈亚斯断层边缘,这一断层也是太平洋火圈的一部分。


       我们都希望知道下个世纪的地平线和天空是什么样子。我们是生活在火山之下吗?未来会因为全球变暖或其他人为因素而引发一场重大灾害,还是会像圣海伦斯火山的情况那样威胁慢慢得到解除?然而,我们最佳的天气、健康和财富的模型甚至连短期现象都无法预测。因此,也许同样重要的问题是,我们做错了什么?是不是思维中有些根本的事情我们也误入歧途了,而不仅仅是技术执行上的偏差?我们是否一直在缘木求鱼、水中捞月?在本章中,我们把这三个模型兄弟”都请到分析师的沙发上,探寻它们总是误入歧途的原因,看看它们的行为是否也有“家长”的责任。


因果关系

       在19世纪,心理学家弗兰茨·布伦塔诺( Franz Brentan)认为,人把世界分为两类,用不同的方法处理每类世界。第一类由有行为本能和自主意识的事物组成,简单地说,就是有生命的事物。第二类包括所有遵循物理定律的事物。两个类别的不同不一定复杂的哲学或宗教原因造成,也并不是因为我们指定了其中一类具有神秘的“生命力”,而另一类没有。只从简单的经验事实上看,他们的行为就不同。生物在进化过程中发展了特别的属性。踢动石块,这个现象能够从物理学的意义上解释;但亲吻一个人,则要复杂得多。


       人类善于两种类型的预测,而这与上述类别相符。这两种类型一种是基于移情作用—即理解其他人的感觉,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的预测,而第二种就是基于因果关系的预测。前者适用于生物,后者适用于物体。但是,不同的人喜欢不同的方法。心理学家西蒙·拜伦一科恩和阿兰·莱斯利提出,自闭症儿童很难感受移情作用。当他们还是婴儿时,就很少和母亲进行眼神的交流,在以后的生活中,他们很难同他人沟通或维系社会关系。在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追踪记录成年自闭症患者在观看电影《谁怕弗吉尼亚·沃尔夫?》(Who's4 fraid of Virginia Woo∥?)时眼睛的移动。这部1966年的电影充满巨大的感情波动,但病人往往集中关注周围物体,而非演员的双眼。在一个场景中,理查德·伯顿和伊丽莎白·泰勒激情热吻,一名观众却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个电灯开关上。这个项目的研究者之一弗雷德·福尔克马尔说,“对他们来说,物理的世界比人的世界更为重要”。男性,以及有数学家或物理学家家庭成员的人成为自闭症患者的风险较大。


       自闭症,或者比其症状稍弱的阿斯伯格综合征,不会成为患者取得成功或成为天才的阻碍。汉斯·阿斯伯格——阿斯伯格综合征即是用这名奥地利医生的姓名来命名的—坚信“一点点自闭”是在许多领域取得成就的要素,比如“高度专业的学术职业,尤其是具有抽象化的内容”。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科学家,包括爱因斯坦、牛顿,甚至是苏格拉底,都显示出具有阿斯伯格综合征的典型迹象。例如,牛顿的不合群和沉默寡言是出了名的,如果没有人上他的课,他就会对着空房间侃侃而谈。


极端科学


       2000年6月,经济学家伯纳德·杰由理恩( Bernard Geurrien)在巴黎大学发表关于传统经济和现实之间脱节的演讲。演讲之后,15名法国学生对他们的教育机构发出了一种原始的呐喊。在一份数百人签名的请愿书上,他们呐喊道:“我们希望摆脱虚拟的世界!……我们反对数学不加控制的运用!……我们支持经济多元化的方针!……呼吁教师们:在一切变得太晚前清醒过来!……我们不想再受到这种自闭式科学的影响。”就这样,自闭性经济,(或称后自闭经济学)运动诞生了。法国《世界报》即刻关注起学生发起的这一运动;运动以来出现了许多的研究论文、书籍和刊物。


       该运动名称的选择很令人遗憾——学生的目的不是批评具有自闭性障碍的人们。然而,对比主流理论,极端的精神状态更有意义,而它的意义也不仅仅体现在经济学中。这种看似“极端”的模式在毕达哥拉斯思想的原型和结构中非常明显。表1.1中毕达哥拉斯关于相互对立面的列表也许是对这种模式的最好概括,这就像一组审美原则,形成了天气、健康和财富这三个领域的预测。


      单数与复数—物理学家布赖恩·卡·里德雷(B.K. Ridley)写道:“数学物理学家的研究动力是统一性( Oneness)的理想。一方面他们因粒子的多元性而发怒,另一方面又因为力的多元性而恼火。许多基因科学家在探索复杂性状的遗传原因时,似乎都受到了生物学家理查德·莱旺顿( Richard Lewontin)所说的“简单而单一原因的意识”的影响。经济学家弗兰克·奈特写道:“这是我们的头脑的工作方法,我们一定要分而治之。在复杂的情况可以作为一个整体处理的时候—如果碰巧发生了这样的情况—那就没有任何‘思考’的机会。


右与左——毕达哥拉斯学派强调理性和逻辑思维(从希帕索斯开始,“无理”是科学中滥用最严重的术语)。这是左半脑的特质,它控制身体的右侧。大脑两个半球的工作协调一致,但泛泛而言,左脑倾向于使用预测方法解决问题,以思维模式和因果关系为基础;而右脑使用的是综合方法,将事物纳入环境和全局的背景进行考虑。在一项实验中,给脑分裂患者看红点和绿点的序列,序列是随机出现的。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