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2018
11

不变异的虽不可无亦不能有,只得强名之曰“如”

     有而即无,变时极速疾的。但恒通遍满于无数无数类差各别、极速极速生成坏灭的名名色色,确实是有未尝异未尝变、永不异永不变之性的。譬如有不隔不别不坏不失的水,故那汹汹异相滔滔变现的波浪,得以无际无断。但名名色色都是变异的,不是不变异的,故此不变异的虽不可无亦不能有,只得强名之曰“如”。

23020o000000fjjg0858B_W_550_412.jpg

     换言之,则只可强对此恒遍而不变异的做个记号,名之曰“如”耳。其余既都是变变异异的名名色色,则便都不是真实的。盖真实的必常如是,常如是的必遍如是,然则真的必是无变无异的,无变无异的方是真的,故名名色色皆不是真,唯“如”是真,强谓之曰“真如”。真如既是无乎不在无乎不然的,便可知佛学于名名色色之本体是什么的答案,就是“真如”了。

   “真如”是虚豁圆活的,是无形对无识别的,然则那无数无数物差类别、无常无常生成坏灭的名名色色,是怎么样现起存在的呢?实在的只是“真如”,实无他物;然现为名名色色者,即由真如是无形对无识别的,所以不曾自知(无明);复由于真如是虚豁圆活的,所以又得欲知之心;欲知之心乍动,所知之境随变,乃现为名名色色而真如终不见,真如虽不见而名名色色实皆真如也。名名色色之贯持者,乃心之发生力的意;名名色色之变异者,乃心之了别力的识;于是亦便可知佛学于名名色色之生缘是什么的答案,就是“意识”了。

   “意识”是参错流动的,是有执见有创造的;然则那意识又何以不能契证真如,但发生了别那变异的名名色色呢?就因为意识是真如不自知而起的欲知,故所知的皆是所变生的名名色色而不能知真如也。然在意识持变的名名色色中,每每免不了迷闷及牵逼之苦,由是意识对于名名色色又起了悟彻及解脱的心愿。信有不由意识而生起存在的不变不异真如觉性,一旦契会,便得透脱名名色色。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