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2018
11

最著名的一块碑有几个文件足以证明当时王室和贵族对佛教的支持

          对中国来说,佛教是一个外来的宗教,它传播到中国,通过中亚向内地传播,经东汉、三国、魏晋南北朝,在中国内地获得了大的发展;此后六七百年,藏区才有佛教传进来。佛教作为外来宗教,它想在中国站住脚,不管是在内地或者藏区,它都有一个经验—这是在传播过程中积累的,就是如何本土化。只有通过本土化才能站住脚,世界性的宗教在传播中都有这个过程,不过佛教表现得更明佛教界一直努力探讨这个问题,如何本土化?佛教在藏区的社会化实际显一些上就是本土化的过程。

W020181110514922957055.jpg


          从现在的文献来看,可信的就是在公元7世纪中佛教传入藏区,逐渐地进入藏区,这是一个探索的过程,经过一百多年的努力,8世纪终于取得成功。本土化的成功,是与它的社会化的努力分不开的。它努力争取到王室的支持和一些大贵族的支持。当时王室主流是支持的,特别是赞普本人很支持:贵族有时是和王室站在一边的,这对吐蕃的政局举足轻重。桑耶寺最著名的一块碑有几个文件足以证明当时王室和贵族对佛教的支持。

         首先就是桑耶寺和其他几座寺庙树的碑。桑耶寺这个碑就是当时所树,这个碑叫“兴佛证盟牌”,意思就是要兴隆佛教,叫大家参与宣誓来兴隆佛教。这个碑最后写道:“赞普父子与小邦王子、诸论臣工,与盟申誓。”这是桑耶寺最著名的块碑此外,还有两道诏书,是赞普颁发的。这两道诏书即第一诏书、第二诏书,都是说明支持佛教的弘法行动,支持出家人,支持寺庙在社会上所做的公益事业。

           在碑文上、诏书上,参与盟誓的人,一个一个地列了名字。这是一份长长的名单。首先列的是赞普,在赞普后面就是其他贵族,还有他的王妃,有的贵族一家一家地列入,有的贵族就把家族的名字列上,然后列上大臣担任的职务。这些诏书,《贤者喜宴》中有。《贤者喜宴》是16世纪一个藏族学者拔卧·祖拉陈哇写的,他是噶举派的出家人。他把诏书记录下来,将参加盟誓的人员,从赞普、王妃、小王开始,然后各个贵族、官员,一个一个都列上。把他们的名字写上,说明他们是站在佛教一边的。当时没有列名的也。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