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018
10

西安要塞的历史,曾经的辉煌不应该被埋没!

               连最富有的地主,也往往在山上挖洞为家。有些是有好几间屋子的大宅,设备和装饰华丽,石铺的地板,高敞的居室,光线从墙上的纸窗透进室内,墙上还开有坚固的黑漆大门。在那辆颠簸的卡车里,一位年轻的东北军军官坐在我身旁在离洛川不远的地方,他将那样一个“窑洞村”指给我看。那地方离汽车路只有一英里左右,中间只隔着一个深谷。“他们是军,”他向我透露说,“几个星期以前,我们派队人到那里去买小米,村子里的人一斤也不肯卖给我们。当兵的笨蛋就动手抢了一些。他们退出村子的时候,农民便开枪打他们。”他用双臂划了一条大弧线,把国民党军队驻守的许多堡垒—构筑在山顶上的机枪阵地—严密保护下的公路两边的一切都包括在里面。

72f082025aafa40f6e48339caf64034f79f019e0.jpg

            “赤匪,”他说,“在那边,全部都是赤匪的地盘。我怀着更加浓厚的兴趣凝望他指出的地方,因为几小时之内,我就要踏进那莫测究竟的山丘和高地的那一边去了。在路上,我们遇见了一○五师的一些部队,他们都是东北人,正从延安回到洛川去。他们是瘦削而结实的青年,大多数比一般中国士兵的身材高些。我们在路边的一家小客店歇下来喝茶,有几个士兵在那里休息,我在他们的附近坐了下来。他们是刚从陕北的瓦窑堡回来的,在那里曾经和红军发生过遭遇战。我听到了他们相互间谈话的一些片断。他们是在那里谈论红军。“他们吃的比我们好得多。”一个说。是的,他们吃的是老百姓①的肉呀!”另一个答道。“那没有关系,不过是少数地主,反而有好处。我们到瓦窑堡去,有谁感谢我们呢?是地主!你说是不是?我们为什么要为那些有钱人送命呢?”“他们说现在有三千多东北军已经加入他们一边了……”这又是他们有理的一件事。我们除了打日本人,同谁也不想打的,为什么我们要打起自己人来呢?一个军官走了过来,于是这番引人入胜的谈话就中止了。那个军官命令他们上路。他们拣起了他们的枪,拖着脚步走上了公路。不久我们也坐车走了。第二天午后不久,我们到达延安,在长城以南约四百华里①,陕北惟一可以通车的道路到这里便是终点。延安是一个历史名城,在过去几个世纪里,从北方来的游牧部落曾经通过这里入侵中原,成吉思汗的蒙古铁骑大军也曾经通过这里南征西安府。

           延安是个理想的要塞,它位于一个深谷中间,四周都是岩石嶙峋的高山,坚固的城墙一直延伸到山巅。现在,城墙上新建了许多工事,像蜂窝一样,工事里一挺挺机枪都对着不远地方的红军。公路以及与公路直接毗连的地方,那时仍然在东北军手里,可是直到最近,延安是完全被切断联系的。蒋介石总司令对红军进行了封锁,红军利用封锁来对敌人进行反封锁,据说有数以百计的人活活地饿死。

            就是用飞机来对付周围的红军也证明是不起作用的。红军把机关枪架在山顶—一因为他们没有高射炮—结果很有效,以致南京的飞行员来给城里空投供应时,不得不飞得极高。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